官网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
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 招生咨询
招生咨询招生咨询

18123857581



行业资讯About Us

咨询热线

18123857581

行业资讯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行业资讯

在北大国发院读MBA这一年

今日秋分,秋风飒爽,收获的季节,是时候回顾在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读MBA的这一年了。一言以蔽之:有备而来,全力以赴,满载而归。我隐约觉得,相较于直奔主题,读者们更喜欢让我先讲讲冷笑话暖暖场。好,那我就从了吧,先讲俩~

[MBA中的SKU]

MBA的名声好像不太好,除了 Master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,还有另一种拼法Married But Available。有学妹拍我马屁,说我是MBA中的一股清流。她挺聪明的嘛,要是敢说我是一股浊流,肯定是当场被打手丫子的。当然,也不能排除她是在说真心话。那我就接了这个顺水人情吧:我是MBA中的一股清流,我是MBA中的SKU! 不是Stock Keeping Unit,而是Single, Keeping Unavailable。

擅长自嗨的人,通常自娱自乐,接着自作自受,最后自生自灭。没关系,反正大家最后都自然而然地被时间灭掉,Orz ~ 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有问题的人?恭喜你,猜对了。《关于我的 “个人问题” 》

[热能与动力工程] 

常有人说我转到餐饮业跨度太大了。哪里?哪里大了?一点都不大。

我本科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的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,制冷与空调方向。填志愿时是被“空气污染治理”这样的字眼打动的。君不知,主干专业课程和素食餐饮业简直完美对应。请看:

《材料力学》——切菜时能派上用场

《燃烧学》——做菜把握火候能派上用场

《流体力学》—— 勾芡、倒茶、倒酒,懂点流体力学挺好

《传热学》—— 做菜把握下锅、颠锅、起锅时机能派上用场

《金属材料及热处理》—— 麻烦假装自己老眼昏花,看成《食用材料及热处理》就好

《工程热力学》—— 这其实是一门关于天地宇宙万物的玄学,好好学可以理解上善若水、万物一体的奥妙

《制冷原理与设备》——食材冷链配送和冷藏冷冻,就餐区域的温湿度控制

……

哈工大的课多作业真多,我又是那么爱学习,额外学了好多选修课,听了很多讲座,打了很多球,真的咬牙坚持了四年。临毕业时发现自己快要坚强成一条东北汉子了,哈哈哈哈,哥儿们姐儿们,让我们今晚再来一箱哈啤吧,不醉不归!

灌醉我是没多大用处的,我就算喝多了大脑都很清醒,哪怕小脑醉到不行。我清醒地明白,这世上的人啊,终究是吃软不吃硬的多。到一个能变软的地方读硕士吧。杭州浙江大学能源系制冷与低温研究所,专业还是动力工程。在导师、老师、同学的言传身教、《道教文化专题》、《佛教文化专题》、实验设备供应商的折磨、江南吴侬软语的浸泡等多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,温和体贴了不少。可惜啊,可惜,没有延期毕业,不然真有可能变成柔情款款的江南女子的。离胜任为人民服务的职责又近了一步,对不?

别着急,先到党的诞生地熏陶熏陶——浙江嘉兴。效果喜人,在这片天堂中的天堂里(有人说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嘉兴位于苏杭之间是天堂中的天堂。这逻辑成立吗?),我的觉悟水平大大提高,远酒色近贤人,荤转素。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自己吃素不如大家吃素,到素食行业去吧,到服务业去吧!论服务,EHL(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)、格里昂酒店管理学院、新东方烹饪学校什么的,跟PKU一比起点就太低了,看看PKU“因真理,得自由,以服务”。大家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服务,对么?(关键的问题是,为人民服务,还是为人民币服务?它们截然对立吗?它们可以合二为一吗?)

我这么一解释,各位读者服不服?不服是吧?那我继续PK You (嗯,PKU),与读者斗其乐无穷,哈哈哈。请问,人体的热能来自哪里?人生的动力来自哪里?俗话说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来自吃吃喝喝啊,餐饮。进一步解释就是,我为了进入素食餐饮业来北大国发院读MBA,每天苦思冥想、殚精竭虑关注点依然是:能量的转换,热能的品位,效率的提升,激励的效果……只不过是研究的主体从机设备械变成了人,依然可以称为热能与动力工程,人体的能量与动力工程。推论:我的专业跨度其实也不算太大。看,八杆子打不着的事,硬是让我九杆子、十杆子给打着了。我可以理解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?哈哈哈……

冷笑话写着写着,好像写成了高中命题作文题了,就算不好笑,也请大家一笑了之吧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谈笑中,活得久了见得多了,就明白很多事不必太认真(嗯,活久见!)。

[正文] 

再不切入主题,恐怕高中命题作文题就偏题了。先给玩笑话中的扭曲信息纠偏吧。比如,我已婚的MBA同学们挺规矩的啊,并没有Married But Available;比如,其实东北有很多软妹子和温柔大汉,哈工大其实很柔情,后勤服务做得超级好;EHL(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)的酒店专业是全球顶级的,当然对学生的要求也是顶级的高:入学EHL,请准备好一百分以上的托福成绩,一亿分以上的人民币。我以前光想着有才了没顾上有财,托福成绩还差一分,费用还差几千万分。根据我自己的条件和需求,读国发院的MBA最合适——除了项目本身,在北大校园里的学习机会应有尽有,全程费用大概五千万分左右,托福还多了七分。

你们想问:值不值,对吗?亲爱的读者们,我太了解你们了!一定是我的冷笑话太冷,把你们冻坏了,开头写着呢:有备而来,全力以赴,满载而归。值,超值啊。感觉自己同时读了一个MBA和一个EMBA。(当然,只是感觉而已,我又没正儿八经读过EMBA,哪会知道读EMBA的感觉?)

在老师、同学的教育、帮助和启发下,我对自己的认识更清晰和全面,变得快乐、友善多了;结识了很多优秀的人,他们慷慨地分享温暖和正能量,传播思想、理论和工具;最重要的是解开了心里的疑惑,解除了不必要的顾虑,精神上倍受鼓舞,看到了前进的方向,也在成长的过程中积蓄了前进的力量。如果把这一年分成四季,疫情的爆发像是春夏与秋冬之间的分水岭,现在则是冬眠之后的惊蛰。无尽地感恩所有过往的际遇,让我获得了新的生命力。也常常庆幸,自己做了明智的选择。

当初考虑读MBA,我最先关注的是香港中文大学,到上海听了场宣讲会,印象非常好。会后,在微信上跟讲课的老师没说两句话,他就把我托付给EMBA的招生老师了。这波操作令我有些迷惑,难道是因为宣讲会那天我提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?我提了什么问题来着?招生老师好干练,问了我的地址,说给我寄了EMBA的介绍资料。从香港到浙江,次日上午就到我手上了,效率惊人。我想去,但挺犹豫的。人在做选择时,除了看喜欢不喜欢,更需要考虑的是合适与否。CUHK的老师很厉害,看到了我适合读EMBA的一面。但,我才清楚自己不适合读EMBA的另一面。现在回头看,仍然很喜欢CUHK。

接着,又听了BiMBA在上海的宣讲会。当时是时雪松学长做的分享,引发了我强烈的共鸣。最打动我的是,宣讲会结束后,招生老师给学长送了三本国发院新出的书,然后就把依依不舍的学长送走了。哈哈,晚饭也没留下一起吃啊?果然是很有学术精神啊!心想,这商学院好纯洁,很符合我的追求,各方面都挺合适的,欣然决定申请BiMBA的北京大学-伦敦大学学院全日制项目。

《北京大学-伦敦大学学院MBA2021     申请指南》

《北京大学-弗拉瑞克商学院MBA2021  申请指南》

我自信到近乎自恋的程度,我那么爱学习,要是没收我肯定是人家的损失。但对申请能不能成功这样的事情不太有把握:要看对方的选择偏好,也要看机缘。后来,收到了录取的消息,瞬间悲欣交集。如同范进中举那样,一会笑,一会哭,在笑和哭之间来回切换,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。人是这样,一旦太在乎,就容易患得患失。天知道,人毕业进入社会后,得到一个再回学校接受教育的机会有多难。

在面试时,我引用了李嘉诚的一句话:“鸡蛋,从内向外打破是生命;从外向内打破是食物”。我一直在学习,但光靠自学恐怕有些来不及了,我发自内心深处地希望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,让成长加速。我相信,一旦停止了成长,离死亡就近了。我喜欢看到鲜活的生命,喜欢看到生命的解脱,我会时不时去放生。有一次,我在嘉兴的月河渡口放生,有个小伙子在岸上旁观,他疑惑地问我:“就算你放了它们,它们最后有一天还是会死的,你放生有意义吗?”我反问:“我们有一天也会死的,那我们现在活着有意义吗?”他无言以对,沉默思索。最近常听到和看到“不确定性”这个词,诸行无常。然而,至少可以确定的是,人活着总要吃喝拉撒睡,然后终须有一死,区别在于迟早。更重要的区别是,在死之前曾做过什么,以及,没做过什么。由此,我们定义和谱写了自己的人生。

孔子说,朝闻道夕死可矣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从自己的枷锁里挣脱了出来,仿佛得到了一次重生,竟然有了死而无憾的感触。真像李阳在《疯狂英语》里写的那样:Education is the door to freedom。

有这般的感受,固然是我心诚、求知若渴,更重要的,离不开很多大善人的帮助和支持,更离不开很多贤明智者的教诲和启发。人活百岁也只是历史长河的一小段,再功名显赫、富可敌国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。我们承蒙先人的继往开来和今人的相互协作而活着。这次疫情不容置喙地提醒我们,我们同呼吸共命运,我们相互依靠,若是完全与他人隔绝,我们恐怕将一事无成。我的成长,并非仅凭自己的努力就能实现,而是承蒙了诸多恩泽和阳光雨露。

植物最终都要从土壤汲取养分和水分,从阳光捕获能量。至于人,养分和能量或者来自社会,或者来自内心。我们在谈论的任何问题,最终都能归结为人的问题。人,无论是监狱里的人、职场里的人、学校里的人、家庭里的人、公益组织里的人,还是宗教里的人,都来自社会,难免带着社会的底色。如果说社会被污染了,那谁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那个呢?能在差不多的时间,出生到同一个地球上,说明其实大家差不多,就谁也别嫌弃谁了吧。要是想要一个秩序井然、干净美好的世界,那就试着去做点什么吧。买菜时尽量少用一只塑料袋;看到有人扶起倒在路边的共享自行车,笑着对他竖一个大拇指;不赶路时,能坐公交就尽量不打车……这些小小的举动,都是贡献。人一出生就带着堕落的潜质,正因为有一股不屈不挠的精神流传着,风清气正,我们才有别于一般的动物。

其实我早就想写这篇文章了,《八佰》刚公映那时。有观众说这部电影“燃情催泪”,我没有这样的感受。眼眶好像是湿了一下,但没流出来,大概早在过去的大半年时光里流干了吧。从一个理性女人的视角来看,这部电影三观很不正,但还是挺触动的。它让想起了素食行业里我认识的、不认识的前辈,他们很像四行仓库里拼死坚守的战士们。

这么写,我知道自己难逃拉低抗日英雄、抬高自己、抬高素食行业的嫌疑,也可能会引发读者的不满和责难。但是,谢谢关注和关心,同时很抱歉,我心底里就是这么想的。疫情期间有好多素食餐厅倒闭了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倒掉的一些,在疫情前其实早就有经营不善的端倪。素食餐厅是餐饮业的一部分,餐饮业是服务业的一部分,服务业是商业的一部分。在商言商,不符合商业规律的很难在市场中屹立不倒。然而,不管结果和现状怎么样,我都对前辈们充满了敬意。但凡有一位客户因为就餐体验良好,对素食的印象有所改观,那这家餐厅在我心里就可以判定为成功。在过去的二十年里,在中国内陆开素食餐厅面临挑战真的太大了。听前辈说,刚营业时,餐厅里通常是服务员比客人还多。我也曾眼看到,开了十几年的餐厅里服务员比客人还多,但它们还是不屈不挠地开着。还有的,实在是撑不下去了,闭门歇业。然而,接着又会有新的素食餐厅开张。用前赴后继来形象一点都不为过。素食餐厅是很多人第一尝试素食的地方,素食餐厅能不能提供良好的就餐体验与印象,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素食友好者的增幅大小。所以要让素食走进更多人的生活,镇守好素食餐厅这个舞台很要紧。关键的要点,在我看来,是因为一般人和素食之间隔着一座观念的桥,人们忙着赶路,若是没有特别的机缘难得到对岸一睹究竟。要是将素食餐厅当一般的餐厅经营,没有特别的举措来填平观念的差距,大多要孤寂收场。作为一位素食者已经很孤寂了,作为从业者更孤寂,纵使同行之间有感人的相濡以沫。关注素食行业的同仁大概都有着与我相似的感受吧。

看到路圣婴同学在《博览群书》2008年第9期上发表的“悲壮的素食主义——读《人天逍遥》”,非常高兴,这是一个进一步澄清我的素食理念的绝佳机会。衷心希望路圣婴针对我的回应,继续提出批评,虽然并不奢望能够在观点上达到完全一致,但交流总是在增进相互的理解。路圣婴文章的题目是“悲壮的素食主义”,实际上我认为素食主义在中国连“悲壮”都不如,而是处于被无视的寂寞境地,任何讨论,哪怕是激烈的批评都会有利于扩大素食主义的影响。

蒋劲松,素食主义与废除动物奴隶制——答路圣婴的批评

说到悲壮,全身捆满炸药,纵身一跳,与敌人同归于尽,瞬间樯橹灰飞烟灭,当然悲壮得感人。然而,这种横也是死,竖也是死的情景下,咬咬牙闭上眼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为国捐躯的死法其实也挺痛快的,不是吗?相比之下,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,可就痛苦多了。能够怀抱人生使命,忍辱负重坚毅前行,更是难能可贵。想想玄奘法师西行求法,想想勾卧薪尝胆,想想司马迁忍辱写《史记》……守住一股精神、守住一种信念的难度,并不亚于守住一方国土。各位前辈们能熬过疫情,能坚守到现在,我预感,中国的素食很快要全面开花了。

  这次疫情对很多人而言是一场磨难,对我则是一份上天给的超级大礼包,有很多意外的收获。最感激的,是好多学校都开放了线上讲座,比如武汉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四川大学等,让我能够跳出商业看商业,跳出素食看素食。最温暖的,是参与北大耕读社的线上读书会,得到了很多的陪伴和力量,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。我认为,北大是有北大精神的,至少我在耕读社有看到。最惊喜的,是有同学说想尝试素食,问我有什么建议。最欣慰的,最近又有不少新的素食餐厅问世。最动容的是看到周其仁老师、陈春花老师不断在各种会议上呼吁保中小企业、保民生、保就业,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心怀天下、身体力行、不懈努力。我最后一次线下见到他们时,碰巧听到他们身体不太好的消息,也不知道后来变怎么样了,或许是拖着病痛坚持着一场又一场的发言吧。最心疼的,是在夜里给我们上的网课的老师们。他们身在国外其他时区,一开始课程时间实在排不开,于是他们用他们的黑夜迁就了我们的白天。我知道,线上课程,老师要比学生克服更多的困难和不便。诸如此类,不一一列举了。

如果非要列一个流水帐,那就是,这一年多来我上了上了二十多门课,看了三十多本书,听了一百多场讲座。感谢各方的努力,共襄盛举。受着各种好,念着各种好,除了变成一个更好的人,我无以回报。最近和我接触过的人应该都感受到了,在北大国发院读了一年多MBA的李玉茜,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李玉茜了。

真的觉得学够了,以后的生活重心不再是学习。我更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对身边的你们好一些。找机会一起多做一些什么,共同创造更多的喜悦和意义。


 

致谢



大象佛学图书馆


UCL School of Management


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:MBA中心、EMBA校友部、MBA校友部、跨文化领导力论坛、职业发发展中心、朗润·格政、国家发展论坛、校友篮球俱乐部、校友书法交流群


北京大学:哲学系宗教学系、社会学系、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、艺术学院、国际关系学院、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


北京大学团委:北大耕读社,北大杨式太极拳协会,北大乒乓球协会,北大中医学社


武汉大学哲学学院


广州素食职业学校


浙江道与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
高校素食青年平台(深圳市素王公益基金会)


浙江嘉兴桔园素食 The Vegetarian Garden


浙江嘉兴象外·衣食茶器 Transcendence 


北京花开素食 Blossom Vegetarian


北京叶叶菩提素食店 L.Bodhi Restaurant


清华大学素食协会


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


北京林业大学


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


四川大学


正和岛


知室知识实验室


 


参考文献

[1] 蒋劲松 2009, "素食主义与废除动物奴隶制——答路圣婴的批评", 博览群书, , no. 5, pp. 78-81.

[2] 路圣婴 2008, "悲壮的素食主义——读《人天逍遥》", 博览群书, , no. 9.

[3] 蒋劲松 2007, 人天逍遥: 从科学出发, 科学出版社, 北京.

发布时间:2020-09-25 点击量:65 次

复制添加微信号:18123857581  了解更多学校招生情况


网站首页 教学项目 课程中心 新闻中心 教授研究 学员专题 网上报名 联系我们
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

学校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深圳大学城北大校区
通用网址:www.pkuszceo.com

招生热线:18123857581 罗老师
咨询QQ :472689581

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

扫一扫加QQ

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

扫一扫加微信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高层管理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3009888号-1